看天吃飯的無奈

寒風刺骨,隨着細雨,撲面而來,緊縮著脖子,想把頭鑽到厚重的外套裡,雖然多穿了兩件衣服,卻仍躲不過寒冷的侵襲,雖然春寒料峭,但頭腦卻也冷靜清晰了許多,在山林間的步道上,獨自前行,享受幽靜。

不遠處,在路旁的轉角處,聚集了幾個攤販,像天氣一樣冷冷清清的,除了老闆外,沒有半個人影,雙腳不經指令的轉個方向,向攤販的地方走去。

這些攤商看了有人前來,莫不露出「顧客上門」的期待臉色,也親切的打招呼,「到棚裡來避雨啦!」就這樣我成了他今天的第一個客人,叫了碗熱奶茶;和菜包便與老闆聊了起來,旁邊的攤商也主動的聚集過來,東南地北的說起話來。

聊到天氣時,只見大家一臉無奈的樣子,有的攤販直說今天又要槓龜了,我說「天氣這麼差就在家休息啊」,攤商接着說「沒做不行,米缸快空掉了」,攤商又接着說「您尚好命啦,像我們只能靠天吃飯,老天想給多少就多少,我們只好能賺多少就賺多少」「唉…」,「景氣這麼差,又能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