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

一家人,為了工作,分散各地,各自獨立,做父親的沒法把大家聚在一起生活,甚至一起團員過除夕,心裡真的很愧疚。

本想利用假期,一個人靜下來,好好讀幾本書,但按不住內心對家人的思念,中午坐車南下中部,回二哥的家裡祭祖,「拜公媽」,一起圍爐。

圍爐後,便趕往南台灣的「國境之南」,因為也夜已深了,到了高雄,已沒有班車再南下,只好夜宿高雄,我沒有立即去找飯店,我想利用這難得到高雄的機會,欣賞高雄的夜景,便獨自一人,從車站到六合夜市,然後再走到五福路的「城市光廊」

高雄市夜景太美了,比起我二十年前(在高雄住了一年)所看到的高雄,改變實在太大了,寬廣的人行道,充滿藝術氣息的街燈與指標,城市光廊營造出炫麗的都市之美,一種發自心靈的悸動,讓我睡意全消,凌晨三點多了,我決定繼續走下去,巡往愛河,坐在河畔的冰涼座椅,陶醉在美麗的夜景中,我流連忘返,直到天已微亮,才步走向車站,去找遠在南台灣的女兒,就這樣,度過了我這一生最難忘的「除夕之夜」。

到傳統市場買年貨

雖然兒女都不在身邊,獨自一人隱居在山林,水岸邊的小屋,過着儉樸的生活,要過年了,總的應應景,上街買點年菜,把冰箱餵飽,順便貼一張「滿」字,祈望來年豐衣足食。

心想到大賣場採買比較方便,又有舒適的購物空間,貨量充足,應有盡有,但是一想到大賣場高達80%的中國貨,要刺激消費,拼經濟,當然要台灣貨,拼台灣的經濟,所以就轉往傳統市場。

走進了傳統市場,雖然還是人擠人,但是比起過去,總覺得少了過年的氣氛,每個人提袋的東西變少了,和店家聊了幾句,問他們生意的情形,只見老闆直搖頭「今年生意差很多」,我沒再搭腔,隨便買了幾樣乾貨,確定是台灣貨,才付了錢回家。

雖然只花了幾千元,心裡卻慶幸自己到傳統市場買年貨,否則他們又少了幾千元的營業額,而本國農產品又少了一筆生意。如果大家都盡量採買台灣貨的話,那麼台灣的農民和傳統市場的店家勢必能過個好年。

愛用國貨,幫了台灣中小企業,到傳統市場買台灣農產品,幫了農民,這總感覺真的很棒。

身心靈大掃除

後天就是除夕了,昨天我把過年後要做的事情已安排妥當,就提前放了年假,一早起來,便決定來個身心靈大掃除。

首先我從居家環境做起,把每一個角落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在過程中,手上拿着清潔用品清理環境,心裡上卻不斷的告訴自己,我將把今年的汙垢掃除乾淨,從外在的環境開始淨化,所以當居家環境清掃完完畢後,心靈也藉由清掃環境的過程中,隨專注的心,而淨化了大半。

近午時分,外在環境已清除乾淨,留下身的汗水。把體內的毒素藉由排汗而沾染了一身汗水,便來個三溫暖式的沖澡,淨淨身體。中午適逢朋友來訪。隨邀宴共度午餐,餐後送走友人,便一人獨自往水庫旁深幽山徑漫走,走到人跡罕至之處,只聽到蟲鳴鳥叫,迎着寒風一股涼徹心肺的快感油然而生,走了兩三小時後尋了一塊大石頭,便在石頭上打起坐來。

不知不覺的,天色已漸昏暗,而起身快步返程,所幸夜幕地垂時,走到了有路燈的產業道路,免去摸黑的險境,路燈照映的身影,成為我唯一的伙伴,身心卻如澄淨湖水,不起一點漣漪,放空了自己,寧靜的大地,與寧靜的心靈,再此融合在一起,合而為一。

約出版社談談

再好的商品,也必須透過好的行銷通路和良好的行銷策略,才能把商品賣出去。

老王賣瓜的自認為這「逆轉勝之道」是一本好書,但還是必須尋找好的出版社來代為發行,才可能順利的推廣,所以特別找了幾家出版社和印刷廠來談談,聽聽他們的意見。

今天約了某出版社到籌備處詳談,獲得了很寶貴的建議,也約定過完年後再討論,畢竟這是我計劃出的第一本書,一切都沒有經驗,必須倚賴專家的幫忙,等這一本書順利出版後,相信有了經驗,我計劃推出的第二、第三本書(已完稿)就可以駕輕就熟,不用大費周章了。

逆轉勝之道一書,準備出版

台灣向我這樣「歹命」的人可能很少,從年輕時就半工半讀踏入社會,退伍後至今輔導或協助經營過100多家中小企業,也救援了10多家中上型的危機企業,面對的都是嚴峻的問題,光「傷腦筋」就傷到滿頭白頭髮,雖然「歹命」的不斷面對前所未見的問題但也慶幸讓我累積豐富的「危機處理經驗」,也讓我養成「向困難挑戰」的樂趣。

金融風暴來襲後,我認為必須把自己所累積的經驗來與大眾分享,提供大家碰到類似問題時做參考,如果以演講的方式,一次頂多數佰人聽講,受幫助的人勢必有限,因此才考慮架設網站,讓廣大的網友免費閱聽,並把主要內容出書,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寫書,現在終於完成打字及編輯的工作,書名暫定為「逆轉勝之道」,等和出版社商討後再定案,畢竟出版社有他們專業的看法,說不定出版社認為我不是「名人」,怕這本書很難推廣也不一定,那麼就只好「自作自售」了。

話說回來,老王賣瓜,我相信這本書一定會對讀者有很大的幫助,將來一定會大賣的。

徵選人才,第一次面試

前幾天上網刊登人事廣告,從第一天起便有上百位應徵者投遞履歷表,兩三天時間共累計有數百位應徵者,為了籌備工作的需要,特別先行通知部份應徵者在今明兩天分批來面試,其餘初審合格者,則通知於過完春節後再行面試。

為了讓應徵者事先了解公司的性質,我特別要求張先生在發面試通知時,同時要求應徵者必須先上「逆轉勝之道」網站,及莫菲部落格了解內容預做功課,有興趣者再來參與面試,這個要求一方面可以藉機會測試應徵者是否用心,另一方面是希望應徵者事先了解公司形態後再來面試,節省面試時公司簡介的時間,也同時篩選部份應徵者。

第一次的面試,真高興已有部分的目標人選,希望過完年後,在第二次面試(同時舉辦職前說明會)後,能找到「好人才」。

上網登錄人才

逆轉勝之道演講的錄製工作已告一短落了,新公司的籌備工作也已經大致底定,辦公室的場址也物色了五、六間,只待年後決定。

接下來只剩的人員的招募及組織編制了,所以前幾天特別要求張先生協助處理人事招募的工作,把組織編制所需的各級幹部到台北市就業e網登錄求才廣告,希望能找到適合的人才,共組菁英團隊,來執行「逆轉勝競爭力公司」業務,預計在春節過後立即展開面試及職務教育的工作。

公司名稱之所以定位為「逆轉勝」「競爭力」其目的當然希望能藉由業務的推動,協助身陷逆境中的企業或個人克服困境逆中求勝並提高其競爭力,在這惡劣的經濟環境中,脫穎而出,達到成功的目的。

基於公司名稱定位為「逆轉勝」「競爭力」公司,當然公司全體同仁都必須具備「競爭力」的條件,這事招募人才的基本思維,我想過年後能有更多的人才來應徵,加入經營陣容,共同實現夢想…。

消費卷今天發放

消費卷今天開始發放了,從政府宣佈要以消費卷來振興經濟後,幾乎佔滿新聞版面,成為新聞主流,馬總統及行政院長也幾乎天天刺激消費,沾沾自喜的大談消費卷的德政,而民間消費市場也紛紛推出用消費卷購買商品的優惠方法,新聞炒得熱烈萬分,把消費卷形塑成救經濟的萬靈丹,甚至還沒發放就得意洋洋的構想發放第二次。

真巴不得政府天天發放消費卷,那麼就可以舉國同歡,普天同慶了!

今天我為自己特別沖了冰了的冷水澡,試圖讓頭腦冷靜下來。等頭腦清醒後才想到「錢從那裡來」,是不是又是一筆債留子孫的呆帳?消費卷肯定可以作為短期的刺激消費,但振興經濟的效益有多大?還是令人憂心!對有錢人來說,3600元並不痛不癢,消費卷只是帶動他們上街購物,把消費卷用完,對沒有錢的人來說,消費卷幫他們過一個好年,但是消費卷用完之後?這就像炫麗的煙火亮麗了天空過後又恢復了黑暗

想到這裡,不禁想拜託政府應該再想想辦法,提出「振興經濟」的「治本」辦法,消費卷絕對不是救經濟的萬靈丹,它可能連「治標」都起不了作用的!

潮寮毒氣案件

自許為危機處理專家的我,看到政府相關單位把一件非常容易解決的「工安事件」,搞到束手無策,搞到婦孺走上街頭哭訴請願,還被當暴民處理,搞到不可收拾,沒完沒了。忍不住搖頭嘆息!也想不透這些政府官員們真的是「……」還是別有用心?或是有更高明的策略與目的?

我想如果一發生毒氣事件,衛生署與環保署能秉持「苦民所苦」「聞聲救苦」的總統訓誡,馬上以「人命關天」,立即啟動「救人如救火」的災害防制行動,招募當地居民以「棋盤式」的方陣,在每一點隔100公尺或200公尺設一類似「守望相助亭」,每點2人24小時輪流監控,那麼再次發生毒氣事件時,便就可輕易的監測到是那一工廠發生問題,找出根源解決這次的「危機事件」。

或許「知易行難」,難在為官者的心態,不想做而已,也或許這些官員們認為事件不可能再度重演,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到恩友中心要飯去

看到新聞播出恩友中心每天提供午餐及晚餐的新聞,我忍不住內心的驅使,便抽空去看了一下。

到了現場,果然大排長龍,一顆顆待援助以及落寞的眼神,頓使我悲從中來,差一點掉下眼淚,我悲的不是現場這群人,因為這群人受到「神」的眷顧,暫時免受飢餓之苦,也有暫時的棲身之所。我悲的是隱藏在社會裡各個角落中,正為生活坐困愁城的人民。

在農業社會中,沒錢的話,土地還會長出食物養活他們,但是在都市叢林中,只要經濟發生問題,他們不只沒有飯吃,租屋的可能被房東趕出去,房屋有貸款的,幾個月沒繳貸款,也馬上面臨房屋被法院查封拍賣的惡運。

在嚴厲的社會福利救助條件下,很多人被排除了申請資格,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回的情況下,他們怎麼辦?去偷?去搶?還是舉家自殺?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考着,政府應該以民生經濟為重,不該再以追求經濟成長為目標,否則大企業及財團更多的錢,更多的外匯,富人更有錢,而窮人更窮的話,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的,也不具任何意義。

晚上臨睡前,我為自己許個願,明天一早醒來,恩友中心關門了,所有的救濟機構都不見了,所有需要救濟的人,也不再需要被救濟了,他們已經擁有安定的生活, 固定的收入,…願主保佑實現我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