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賞月

過了今天,新年、新春假期、春節,就算完全過了,所以今晚我特別珍惜它,像除夕夜一樣,我想以守夜送別過去,迎接新的一年來臨。

吃了元宵,看了從電視傳來全國各地歡度元宵節的熱烈景象,感受一下元宵的氣氛。

關上電視,披上外套,我走出門外,踏上熟悉的湖邊小徑,遠處傳來此起彼落的煙火,不知何時,身後跟隨著三隻流浪狗,亦步亦趨的陪伴着我,一起欣賞這美麗的夜景。

到了湖畔,從湖水中映出了一輪明月,我才慕然抬頭,仰望着今年第一個滿月,或許是沒有光害,今天的月亮特別大而明亮,我停下腳步,專注的注視著,期待着嫦娥和我揮手打招呼。

天地一片寧靜,身旁的狗兒也默默的跟著,沒有夏天的蟲鳴鳥叫,或許它們也和我一樣,正目不轉睛的在賞月呢!

在一片遼濶的草地上,我發現了一顆大石頭,我這才舉步過去,在石頭上盤坐,三隻狗兒也陪在石頭旁邊坐下,當起我的守護著,也當我的護法。

此時,我與天地已融為一體,進入了禪坐的最殊勝意境,不知不覺的過了好幾個時辰,再度仰望明月,它已躲到西邊的樹梢上,這才起身,走上回家的路。

倒閉潮與失業潮

我在2004年就曾研究分析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相關問題,而提出「社區主義與整合經濟」的論述,文章中提到市場經濟種種缺點,其中提到資本家為了提高市場競爭力,必須採取以機器大量生產來降低成本,並透過廣告行銷來吸引消費,達到創造利潤的目標。

我們從每個人家裡都有上百件衣服,就可以看出端倪,人人過度的消費,不只浪費地錢資源,也透支信用。

現在金融風暴只是引爆點,真正的問題則是過度生產與過度消費,當消費停滯時,過度生產的工廠也就自然沒有訂單了,工人也就失業了,工人失業了更沒有錢去消費,而加速通貨緊縮的惡化,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從世界新聞報導,世界各國的企業倒閉潮與失業潮,屢創新高,也就不足為奇了,我認為這些惡劣的經濟環境才剛剛開始,更壞的景氣還沒到來。

我們應該重新思考資本主義制度是否應該加以改變,提出新的主義?我們的價值觀是否應該加以調整,降低金錢與物質生活的追求,提出精神文化的新價值觀?

節儉與刺激消費是極度矛盾的,別再管GDP的經濟數字了,讓人民溫飽,生存不受威脅,以及如何提高人民的幸福指數,這才是重點!

公車上痛心記

幾年前,我早就成了BMW俱樂部的成員了,出門搭巴士、捷運或走路,響應環保,節能減炭,省錢又健康,真是一舉數得,但是今天到台中市搭公車前往大坑的路上,卻發現了一件讓我非常痛心的事,雖然搭公車省錢,卻為了所看到的事痛心、生氣,害我血壓升高,健康不起來。

公車到了大坑口,只見司機拿出二十幾張各式的儲值卡猛刷,我看在眼裡,若無其事的問司機:「你邊開車邊刷卡,真是辛苦了!」司機回答說:「沒辦法啊,公司規定要刷啊,每刷一次,表示多載一位乘客,政府補助5元啦!」我回應道:「哦!您公司嘛真厲害,很懂得向政府A錢」

接下來,我便不再與司機對話,卻獨自生起悶氣來,看了公車業者不擇手段的虛報乘客數,來向政府溢領補助金,又想到醫療單位向健保局A錢的手法,藥價黑洞,各類公共工程的偷工減料,各種採購票…等等民脂民膏,人民的血汗錢就這樣像水銀瀉地般,全面性的被A走,讓我本來高高興興的想去「走春」的心情,盪到谷底,也感慨萬千!

台灣這條船,現在碰上了世界金融風暴的大風浪,已處處破洞,加上「舉債無上限」的負債壓力,真擔心何時會沉沒?

政府不需花錢也可以發消費券

政府發放消費卷的前後,便到處作秀;刺激消費;宣揚德政,只見大官們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各部會單位「馬屁一族」便開始來個創意大競賽,完全不思考「治本政策」,而把方向全動到「活動式」的各種類「消費卷」的腦筋上。

台北市緊接著推出糧食卷,現在教育部宣佈要推出「教育卷」…唉,以劵振興經濟,倒不如發個「考試卷」(關中先生計劃中)給所有閣員們,不及格的就「退學」下台,我想「考試卷」應該比較有效,這是「振興經濟」最好的方法。

消費卷太好了,這個點子確實不錯,問題是這還得發納稅人的錢,莫非想了一個非常好的點子,就是將所有的「軍、公、教人員」,尤其是「政務官」,「立法委員」及「各級民意代表」,「國營事業的員工」,領18%的退休人員,薪資所得一半發現金,一半發消費卷,這樣的就不會增加財政負擔,也可以刺激消費,振興經濟,一舉數得。否則這些目前在社會上還有能力消費的人都把錢「存起來;不消費」那麼再發更多次的消費卷,發再多種類的「○○卷」,還是無濟於事的。

懲罰貧窮!活該?

有一位鄰居,在中午打電話給我,說有急事找我,我想一定不是什麼好康的,便直接問他,「出了什麼事要我幫忙」,他這才說「小孩生病了,沒錢看病,想借幾佰塊錢」。「現在全民健保,看病為什麼要錢?你別騙我」我在電話中這樣質問他,這時他才告訴我,他沒錢繳健保費,醫院說必須先繳保證金,等繳了健保費,再拿健保卡來退錢。

趁着中午午休時間,也顧不吃午餐,我約他到附近醫院,拿了一千元給他,讓他的兒子順利就醫。

在候診的時候,他告訴我說,他開的店生意不好欠朋友幾十萬元,沒有辦法再撐下去,只好關店歇業,現在生活很困難,也不符申請失業救濟的條件,現在只好到處借錢過生活。健保費也積欠了好幾個月,因為他是商店負責人,所以要繳的費率很高,根本繳不起,加上商店的營業稅,和滯納金,罰款等,如雪上加霜,現在看病都要自費,健保費和滯納金還是得照樣繳。說到眼框都快掉下眼淚。

我碰到太多底層社會的類似狀況,不禁要大聲疾呼:「英明偉大,苦民所苦的人民救星馬英九大總統,請把幾千億救大財團的零頭尾數,來救幾十萬繳不起健保費的苦難人民吧!」我們一國都是人,都是一國「家人」,最起碼取消懲罰貧窮的「罰款」,因為「造成貧窮國家有責」,貧窮不該被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