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

今天是2009年元旦,懷着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的喜悅,從早起來,便向所有遇到的朋友甚至於陌生人,且讚美幾句。

中午陪友人逛逛攤販市集刺激消費,雖然每次消費只有一、二百元,但看到攤販那種生意上門的喜悅,讓我的心情快樂的不得了。

只是想到這些攤販,有的一天做不到一、二千元的生意,卻使我的心情頓時冷了下來,唉!

晚間新聞看總統元旦文告,就像每次聽馬總統演講一樣,當時總是很感動,但是事後印證實際上的作為成果,那種高度期待的落差,卻教人失望透頂,讓我不禁懷疑這個執政團隊的能力?或者所講的只是「口號」的講稿?加油吧!別讓人民再度失望!

經濟繁榮、國運昌隆、人民幸福,就靠上位諸公的智慧了!阿們!

莫非是你

早上依照往常的例行功課,到山林裡享受森林浴,練練太極拳和自創的十全養生功,恰巧遇上多年不見的老友和他唸國小的女兒,遂到附近農莊小聚。

這位老友的女兒甚為活潑可愛,當她父親告訴他,「這位阿伯在妳小孩的時候還抱過妳呢!」這個小丫頭一時興起,竟然脫口而出:「阿伯,你猜猜我叫什麼名字,你一定不記得我了」。

這下子,可難倒我了,一時間靈機一動,我說:「妳叫莫菲對不對」她回說:「不對」,我接口道:「阿伯說得絕對錯不了,難道老師沒教妳『莫非是你』這句話嗎?」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這才告訴友人,我的筆名叫莫非,友人好奇的問,我為何取名「莫非」,我說:「我之所以取名莫非,第一是想藉此砥礪自己,凡是莫起非念莫以非想莫作非為及是莫非。第二是我修持『引指禪法』奉行指引世人,指後無指的無我經義,莫非是妳,當然無我啦。」我也告訴他,莫非不只是我的筆名,也是我修行的法號,我將以「無我利他」來利益眾生,來實現「莫非志業大願」

告別2008

今天是2008年最後的一天,我獨自漫步在水庫的山徑小道,思索這一年來的浮世現象。

這一年,世界總體經濟陷入了全球金融風暴的侵襲,世界各國政府忙着搶救經濟,但經濟依然下滑,像在山頂上的滾石,正朝向萬丈深谷滾落,而這只是個開端,沒有人知道山谷的深度,只期待能在半途卡住,穩住這顆巨石,可惜這並不太樂觀!

在2003年,我開始研究馬克思主義的「資本論」與台灣總體經濟,當台灣發生雙卡風暴後,使我擔憂世界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危機將會發生,而提出社區主義,以及整合經濟的論述,並試圖組織台灣社區志工聯盟,來實踐社會主義的理想,可惜並沒有獲得更多的支持,在缺乏經費下,會務處於半停頓狀態,在今年,全球金融風暴比我預期的提早發生,我只好另起爐灶,架設「逆轉勝之道」網站,直接來搶救面臨倒閉潮與失業潮的民眾。雖然只是在籌設階段,成效能有多少,我並無法預期,我只能盡力而為,能幫多少人算多少了。

台灣發生雙卡風暴時,我參考了各項經濟數據,包括8000億的卡債,這些卡奴每年要負擔1600億利息,及3兆多的消費性貸款,人民必須繳交3000億利息,還有60%的住宅貸款,人民必須承受1520年本息壓力,在在顯示人民的血汗錢,正快速,且大量的被資本家吸盡榨乾,當人民被榨乾到無消費能力時,必然產生「資本論」一書所寫的「通膨後,通貨緊縮」的現象,重演1931年經濟大蕭條。

美國的次級房貸,正顯示資本家貪婪吸榨無償還能力著最後一滴血的後果,就像吸血鬼無血可吸時,自己也將餓死一樣,自食惡果,明年,美國式的卡債風暴也『一定會』引爆,使經濟更加惡化!

另外世界各國政府,非但沒有適度的節制私人資本,反而以政策助長「托拉斯主義」的坐大,大量的資本快速集中到少數人的手裡,現在發生了經濟風暴,這些資本家的財富雖然縮水,但各國政府,包括我國的政府,卻依然「舉債無上限」的拿納稅人及子孫的錢,企圖以紓困的名義,來幫助這些「資本家」,而讓廣大的貧窮百姓「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難道這些號稱博士內閣的諸公,真的不知道,如果「人民沒有消費能力」「工廠沒訂單」「商品沒人買」,一味搶救紓困這些資本家的企業,救了也是白救的道理嗎?

如果真要「舉債無上限」搶救經濟,與其再花四兆搶救企業,不如拿2兆,送給或以1.29%年息,借給一千萬「貧窮」「近貧」的百姓,毎人就可分得20萬元,那麼台灣便馬上成為沒有窮人的國家,「消費能力恢復了」,也「鞏固了內需市場的國內經濟」「工廠恢復了生產」,也「降低了失業率」,並且「防止了倒閉潮」,我想這樣做,反而來得有效!

當然,這只是異想天開,只能在部落格上抒發己見。

還有太多太多的話與論述,在未來的2009年,讓我「狗吠火車」…。

夜深了,明天見,哦不,明年見,但願「台灣奇跡再現」

莫非的志業大願

2008年5月

在我著手寫「逆轉勝之道」一書時,我為自己立下了誓願,並且設定了10年達成的「志業大願」的目標,也擬訂各階段的實踐計劃,現在這些計劃在2008年10月已正式開始啟動,逐步朝向目標邁進,我將逐一完成為大目標所設定的小目標,來實現「志業大願」的大目標,做為這一生的畢業作。

我的「志業大願」有兩項:

第一、實現社區主義理想:

這個願望將從關懷弱勢做起,吸引更多志工投入參與社區改造工程,再結合社區商店及中小企業的力量,全面推動「幸福村計劃」,達成均富目標,然後透過人民力量的崛起,建立社區主義的國家,實現社區主義的理想世界。

第二、實現人世佛法普及化:

這個願望將從協助青年創就業成功做起,利用「逆轉勝之道」網路平台,宣揚禪學理念,並提供免費諮詢服務,協助民眾脫離逆境,再進一步設立各種修練課程,在這十年內培訓10萬名學員,並輔導育成其中1千名學員成為金菩薩,做為千手千眼的化身,共同以引指禪倡行「出世現,入世行」的入世佛法普及化,淨化心靈,成就社區主義的淨土世界。

公車票價絕對不能漲

日前新聞媒體報導台北市公車票價從15元上漲為25元,漲價10元,此則消息雖然民眾反彈,而於翌日為北市交通局否認,宣稱「只漲0.9元,將由市政府編列預算補助,『暫時』不調漲票價,民眾不必擔心」。但本聯盟基於公車票價上漲,將嚴重影響民生經濟,又唯恐政府宣佈「暫時」不調漲後「臨時」又宣佈漲價,特別提出「公車票價絕對不能漲」的公開宣言,懇請交通部及各縣市政府交通局慎重思考公共運輸票價政策的利弊得失。茲就公車票價絕對不能上漲德的理由分析如下:

就以台中市公車票價為例,在拾幾年前,公車票價漲至20元,如果當時台中市政府能體恤民的負擔,而由政府直接輔助公車業者,維持15元的票價,一年也不用花到壹億元得經費。但是當時的台中市政府並未理會人民抗議與建言,一意孤行的結果,導致人民只好選擇較低廉的機車代步,而使搭乘公車人數劇減,公車業者只好以縮減班次回應,造成民眾交通的不變,更多的民眾拜逼的只好自力救濟購買汽、機車代步,如今拾幾年下來,惡性循環的結果,造成客運公司經營不下去而倒閉,自用汽、機車增加而使尖峰時間塞車狀況不斷,也增加出貨件數,市民生活品質低落…的台中現象。

以數據來評估,如果台中市政府花壹億元預算,則台中市民可減少下列經濟損失:

  1. 汽車平均每輛50萬元,以增加1萬輛計算的話,就多支出50億元。
  2. 機車平均每輛3萬,以增加3萬輛計算的話,就多支出9億元。
  3. 汽車油資每月3000元,一年則需6萬元,1萬輛合計3.6億元。
  4. 機車平均每月600元,一年則需7200元,3萬輛合計16億元。
  5. 塞車以10萬人次每人每天塞車10分鐘計算,則一年消耗365百萬分鐘的社會成本,以100元工時計算,損失高達 (365,000,000÷60×100) 6億元。

以上合計人民負擔支出70多億,這還不包括其他如車禍事故、車輛損壞、人民傷亡、醫療費用、道路損壞、飆車族增加的總體社會成本。更嚴重的事,很多北部地區民眾到台中市購屋定居,沒多久則因交通不變而折返,使台中市房地產成為全台房價最低、空屋率最高的地方,交通不便使市民活動受到限制,消費降低,市區商圈的生意可想而知。

有鑑於此,本聯盟唯恐台北市或其他縣市重蹈覆轍,特別提出本建言書供交通主管機關參考,並呼籲決策者能以以國與家一體的觀念施政,多為人民及國家總體經濟著想,別忘了「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也更可惡」,期望與大家共勉。

順頌 人民幸福、官運亨通